十一中旧址探访记

十一中旧址探访记

/刘 双 雨

 

多年以后,再次来到东晓市大街,探寻昔日求学的遗迹,街道,还是那条街道,院子还是那个院子。这里曾经是老北京南城最大的药王庙,建于明末,原本是一个侯爷给魏忠贤建的生祠,魏忠贤被双规后,为朝廷所没收,后被敕封为药王庙,周边五行八作也就逐步成了气候,可以说是先有药王庙,后有东晓市儿。老舍笔下的龙须沟,说的就是药王庙一带的老北京穷苦百姓的悲惨往事,解放后,药王庙成了十一中校址。如今,刘炳森题词的校名已经没了。雪松掩映下的药王庙大殿正在修缮,据说曾经出土了乾隆年间的石碑,甚至一度引发附近百姓和媒体的关注。

沿着走廊进入大院,还是过去的风貌,古朴、清雅,只是少了几分活跃,多了几分沉默;走在校园的那条小路,似乎仿佛回到捧着书本的年代,看到操场上的篮球架,仿佛又看到大家生龙活虎的场景;站在校园里,仿佛听见胡同里传来的旧京街头的手艺人由远及近的吆喝:“磨剪子咧,戗菜刀”,要么就是“哗啦哗啦”的声音;上着课惦记着中午是该去吃卤煮还是吃牛肉面;晚自习前,溜进小饭馆,哥几个来瓶小二,正滋喽一口酒、吧嗒一口菜,那同桌的她突然闯入,威胁着要举发我们;冬季沿着胡同集体长跑时,几个好友一头钻进“炒肝赵”,一碗炒肝二两包子,再来一瓶黑加仑,然后被班主任逮个正着。如今,只剩那斑驳的古建筑、孤零零的篮球架,一切,都成了过去。青葱岁月,没了......

爱生亭前,诚滋桃李芳天下、精育英才泽九州的楹联早已不知所踪,只剩下爱生亭三个大字了,仿佛还在诉说着什么,还有那少男少女亭中小坐。

阅览室已经被封闭,似乎很长时间了。而吴晗题写的复刻版的五一堂还挂在那里,只是,现在的十一中的孩子,没人知道那五一堂的由来和遭遇了。五一堂命运多舛、历尽沧桑,曾毁于大火之中。它见证了十一中六十六年的兴衰荣辱,见证了包括我家两代五人在内的一代代人的成长。我们曾在这里读书,留下了多少难忘的回忆。如今图书馆早已搬空,想起体育课上,偷偷溜进来躲阴凉、看小说的情景,那套书页泛黄的第三帝国的兴亡,被我多次借走,促使我选择了文科,如今,物是人非,都没有了......

走在操场上,心中多有寂寥,主席台的钟表也被卸去了,只剩下残存的张爱萍将军题写的团结勤奋、求实品高的校训。

读书角早已拆除,还记得当年在这里排练《雷雨》什么的,还有少男少女在这里牵手漫步,或在树下读书,正如那首经典的老歌:

——沿着校园熟悉的小路,

清晨来到树下读书,

初生的太阳照在脸上,

也照在身旁这棵小树......

(作者部门:人力资源部)

 

关 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