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围场的金色秋天

 

木兰围场的金色秋天

图文/王年

木兰围场是曾经清朝皇帝率领王公大臣举行一年一度的木兰秋狝大典的场所。木兰为满语,意思是“哨鹿”,即引诱猎捕鹿的活动。清末国力衰败,木兰围场林木遭砍伐,环境日渐荒废。1962年,国家在塞罕坝上建设大型机械化林场,经过建设者们几十年的艰苦努力,木兰围场一带的环境得以修复,旅游业渐渐兴起。

2016年国庆,我们一行自驾到木兰围场。木兰围场四季如画,尤其秋景甚为独特。落叶松的针叶绿黄相间、黄里透红,漫山的金黄色波涛在阳光下随风起伏。枯黄的草场被割草机修剪得如同平整的地毯,被割下的牧草打捆散放在草场间。无论是花草还是树木,当它们生长得漫山遍野、无边无际的时候,那色彩、那姿态、那气势就自然而然地迸发出一种震撼,令人难以忘怀。

清早,我们一行中的几人瑟瑟地站在酒店西侧的小湖边。太阳慢慢爬过酒店的屋顶,忽然,一缕耀眼的阳光穿过云缝射向大地。一时间,湖岸那片金黄色的白桦林像是在舞台中央被聚光灯照射着一般,光彩夺目。

来到将军泡子,我们登上一个略高的小山包举目四望,阳光时隐时现,起伏的群山捧着一湖波光粼粼的碧水,湖畔成群的牲畜旁若无人地啃食矮草。左边的山脚下,羊倌儿正在放牧。有趣的是那尽职尽责的牧羊犬,在羊群后面来回猛跑着驱赶落下的羊儿。湖对岸,几匹马儿默默低头吃草,和那些忙着载客的马比起来,显然要潇洒自在多了。目力所及的远处还有些许小黑点,也许是几只鸭子湖水中游荡。

车驶过红松湖后我们就可以远远地看到五彩山了。山上树的种类很多,针叶、阔叶、乔木、灌木,树叶的颜色有红、暗红、明黄、桔黄等等,五彩缤纷故得名五彩山。转过身朝山下极目远望,蓝天白云下丘陵起伏,暗黄色的草地上一片片的白桦林或落叶松林,又构成另一种景色。山腰中部有一株大白桦树,在山坡上暖色调的树林烘托下,白色树干勾勒的树形愈发俊美。

蛤蟆坝是摄影人眼中的摄影创作“宝地”。或许是十里不同天的缘故,我们下车还没走几步就赶上了急雨,赶紧撑起伞遮住相机。站在蛤蟆坝的山坡上俯瞰,山谷里地势起伏、沟壑纵横。收获后的田地呈暗褐色,草木枯黄的坡谷拥着一汪清澈的湖水,弯曲妩媚的湖面泛着闪闪银光。

顺着蜿蜒起伏的道路,我们穿越茫茫林海来到亮兵台景区。置身金黄色的落叶松林中,洒落满地的针叶好像厚厚地毯,透过树梢的缝隙仰望,我们看到的景象如同高耸的树干支撑着蔚蓝的穹顶。在一块巨大的褐色孤石旁,我们缓步登上形如卧虎的平台,远眺蓝天白云,心情不由得豁然开朗。相传,康熙帝曾在此检阅乌兰布通之战的得胜清军。如今,台下虽不见千军万马,可一排排落叶松犹如身披金甲的武士,遥想当年武功卓越的康熙大帝当有如此博大情怀。

人们总是喜欢拿乌兰布统和塞罕坝做比较,说先去了乌兰布统之后,再看塞罕坝就觉得索然无味了。在我看来其实不然,乌兰布统更原生态、牛羊遍地,而塞罕坝作为几十年的国有林场,浩瀚林海一望无际,二者只是欣赏起来特色各有不同罢了。

(作者部门:经开工大公司)

 

关 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