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与反鸡汤


文/元晓涛

 

这是一个心灵鸡汤泛滥成灾的小时代。

心灵鸡汤滥觞于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始作俑者是杰克?坎菲尔德和马克?汉森,其初衷是试图用一个个简短而温暖的小故事,揭示出人生的哲理,传播生命的“正能量”,给终日奔忙而内心茫然的都市人带来心灵的慰藉。这种文体进入中国后,伴随着互联网时代“轻阅读”浪潮的兴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了“中国化”与“化中国”的进程。尤其是在微博、微信崛起之后,网络营销大行其道,心灵鸡汤随即异化为一种批量化生产的营销工具。打开微博、微信朋友圈,几乎有一种被“心灵鸡汤”的洪流淹没的感觉。在鸡汤的世界里,机智的禅师总是在对迷茫的青年循循善诱,开水倒了一杯又一杯;语重心长的李嘉诚、神神叨叨的白岩松、苦口婆心的马云,总是在对纠结的屌丝们耳提面命,比教育自己的子女还热心……

典型的心灵鸡汤段子,通常具有欲扬先抑的叙事结构、柳暗花明的故事情节,籍此宣扬某种优良的品德或者正能量满溢的“三观”——这些都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其间往往隐藏着各种或隐或显的逻辑谬误:偷换概念、以偏概全、循环论证、错误类比、因果倒置、自相矛盾……被心灵鸡汤灌多了,自然会觉得腻歪甚至反胃。起初是引发了“来!壮士!干了这碗心灵鸡汤”的调侃,后来,各种“反心灵鸡汤”段子开始流行起来。典型的反鸡汤段子,其中心思想不外乎“看脸”、“选胸大的”、“拼爹”,反鸡汤之道而行之,宣扬“努力无用论”。于是,逆袭未遂的屌丝们找到了另一种心灵的慰藉:原来再努力也是白费劲,还是心安理得地当一个屌丝继续混日子算了。说到底,这其实是一种“负向安定疗法”罢了。

事实上,无论是鸡汤还是反鸡汤,都具有相同的思维模式,即“单因素模型”。这种思维模式倾向于把纷繁的现实世界中的各种现象,按照自己的企图进行粗暴的简化,建构一种“单因素”的解释结构,认为只要抓住这个因素,就能达至想要的成果。正是“单因素模型”思维模式的泛滥,导致了“认知窄化”,加剧了人们思维上的惰性和局限性。究其实质,鸡汤和反鸡汤都具有米兰·昆德拉所说的“媚俗作态”(kitsch)的精神内核,即一种刻意迎合某种兴趣和想法的行为。也许,浸淫于后现代主义文化氛围中的人们,终究无法脱离这个论断的泥沼——“在媚俗作态(kitsch)的王国里,心灵的专政是最高的统治。”

(作者部门:北京经开董事会办公室)

 

关 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