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银行的奶酪?


文/姚远超

 

2013年6月,一款名为“余额宝”的产品横空问世,让原本平静的银行业增添了些许担忧。自诞生以来,余额宝就兼具了存款类产品的灵活性和安全性以及货币类理财产品的低准入性和收益性,获得了长期被银行理财拒之门外的“散户”们的追捧。一时间,“屌丝理财神器”、“活期存款终结者”、“银行吸血鬼”、“金融寄生虫”等头衔和名号被各界人士纷纷授予和放大,让原本作为促进支付宝服务升级的创新业务成为了“屌丝”对“高富帅”的逆袭。那么,余额宝是否动了银行的奶酪,动了哪部分,又是如何动的呢?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貌似直观。无论余额宝的推出是阿里集团有意进入金融业的布局还是为了完善自身经营业态而进行的一项创新,余额宝都或多或少地对银行的现有产品和服务形成了竞争。尤其是在余额宝通过货币基金将“屌丝”们原本无缘享受理财高收益的小额资金以协议存款的形式高价卖给银行的时候,这种效果就更加明显。余额宝就像一个能够提升小企业谈判能力的行业协会或工会,把大家组织起来一起向银行索要利润。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就不太明显了。从表面上看,客户从银行账户上将资金转到余额宝,是挤占了银行的存款。但从目前的数据来分析,余额宝的规模大约5000亿元,约占2013年银行个人存款总量的1%,而流入余额宝的这些资金又有大约80%会以协议存款的形式回到银行。这么小的挤占比例实在是微不足道。真正让银行头疼的并不是资金的这种流动,而是经过这一圈流动后,资金的成本被明显提高了。而且,这种成本的提高还不止是协议存款和活期存款差额这么简单,由此形成的储户心里预期和倒逼机制无疑是更为强烈的隐性成本。这种效果是如何实现的呢?这就需要回答第三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充满了趣味。这要从三个方面谈起。第一,从支付宝和余额宝的运营逻辑来看,余额宝不过是完善支付宝经营业态的工具。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到支付宝的平台上来,才有了与货币基金的合作,所以,本质上讲,余额宝不是在做金融,而是在做平台。如果说这种形式抬高了银行的资金成本,那背后的货币基金才是问题的核心。第二,作为余额宝背后的管理者,货币基金在国内发展也有十年之久,对银行资金成本的抬高效应一直存在,之所以现在被广为热议,无疑是余额宝将这一现象搬到了台前。余额宝的宣传效应还不止这些,余额宝唤醒了储户们的意识,让他们有途径去争取更高的收益,这种模式无形中加快了存款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对银行资金成本的抬高效应将不断放大。第三,国内的金融行业仍然具有明显的监管属性,利率管制下的特许经营是国内金融创新难以发展的壁垒,而突破壁垒的关键是监管机构的态度,余额宝对于金融业来说是一项创新,而监管机构对余额宝这种跨界创新的支持是余额宝成为焦点的环境根基和关键所在。

可见,余额宝不是金融产品,而是一个金融平台,是利用货币基金的理财功能来吸引客户的业务创新。在国家推行普惠金融的背景下,这一平台利用自身庞大客户群体优势下强大的宣传和示范效应,推动了本就存在的隐性利率市场化进程,启蒙了大众的理财意识,倒逼银行“让利于民”,无形中提高了银行的资金成本。说到这里,我们再回过头来思考那个貌似直观的问题,究竟是谁动了银行的奶酪?余额宝?货币基金?还是监管机构?

(作者部门:北京经开财务部)

 

 

关 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