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就亦庄产业升级接受新华网采访

来自 2014-07-14

“京津冀一体化”,酝酿十余年,今年出中央强调了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一时间三地的发展蓝图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有消息称在2014年年底前将会有500家排放不达标的污染性企业退出北京。亦庄作为北京工业经济的重要支撑,承担着产业升级与调整的重要任务,如果说亦庄抛弃了经验成熟的第二产业,转而发展第三产业、高端产业,又会为这块区域造成什么影响呢?本期的新华有约共同来探讨。
邀约嘉宾:
    人民大学教授:陈秀山
    澳门正规网赌网站-正规澳门网上堵城总裁:周世义
    主持人:陈教授,亦庄作为北京工业基础雄厚的一块区域,它在京津冀一体化过程中承担着什么样的角色?
    陈秀山:亦庄开发区实际上面临的角色转换和整个全国的宏观经济有某中共同性,也就是转型升级的问题。因为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深入,随着它的发展,亦庄可能从原来的相对集中于制造业的中心,现在要转向国家的创新中心。相关的服务业也要跟上,包括金融、物流,甚至和高端产业相应的文化产业、电子商务、信息服务。
    主持人:周总,作为深耕亦庄十几年的企业家,您认为京津冀一体化为亦庄产业园区带来怎样新的局面?
    周世义:正如陈教授所说的,京津冀一体化对于亦庄而言,最大的优势和可能,或者说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就是产业升级。从亦庄管委会到相应的企业也都在考虑亦庄产业如何升级。亦庄经过22年的发展,有些产业是20年前的产业,甚至很早的一些产业,从技术上来讲已经处在低端了,但它还具有一定市场。
    京津冀一体化对开发区而言是一个好的分散渠道,以前受政策因为,企业从A地到B地非常困难,障碍很大。另外,北京的生活水平、生活成本以及人力成本大幅度提高,这些企业客观上已经具备外走的可能性。
    主持人:在产业升级过程中,强调要把制造业、化工、建材等这些成熟运作的企业迁出亦庄,会对亦庄经济造成哪些影响?
    陈秀山:任何一个经济体转型升级都有一个阵痛时期。迁可能一下子迁到别处去了,产业没了,工人也跟着走说了,政府税收也会受到影响,但这是短期的。一旦培育新的高端产业进来了,从中长期看就预示着有更大的发展潜力。问题是这个转型升级对地方政府的考验或者说对开发区运营商的考验就是能不能有这样的战略眼光,能不能够经受住这种阵痛。
    周世义:其实更重要的是能不能把更高端的产业吸引过来。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企业都表示不愿意离开北京,因为北京的配套设施是天津、河北的城市无法比较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周世义:这也正是我们在研究的。在这个时候让他们离开北京确实有一定难度,我们一直在研究,在开发区政策和环境特别好的情况,这些企业确实不愿意离开北京。在京津冀一体化的情况下,有地方提供更好的条件。所以我们一方面是使企业得到利益,一方面也使企业利益得以延续。所以还需要政府给予大的支持和配合,特别是一些政策层面。
    陈秀山:京津冀一体化我们可能更多的是看到一些硬件的,实际上软环境,制度的一体化也很重要,包括企业入住的政府服务,公共服务的水平。
    周世义:迁移这些企业时要循序渐进,不能一下子全部迁走,我们正在研究这个过程,慢慢实现。这个周期要考市场来决定。
    主持人:京津冀一体化是由政府把控还是市场把控?
    陈秀山:京津冀一体化在我们国家现有的制度环境和体制下,第一推力是中央政府,第二推力是地方政府,第三推力是市场。从短期看,市场显示不出这种推动过程。浮出水面的第一推力是中央政府,当政府的问题解决了,政府就应该逐渐退出了,最后让市场来决定。
    主持人:两位嘉宾聊到中关村,“中关村”是北京的一张名片,有人提出亦庄要打造北京的另一张名片,相比于中关村周围的配套,亦庄有哪些优势和劣势?
    周世义:亦庄和中关村在分工上有不同,中关村更多的是在智力层面,就是原始的高端人才培养上有更多的优势。亦庄是在产业孵化,从研发最后到产业形成中有优势,这两个优势是互补的,不是矛盾。
    一个区的吸引力,更多的是软件,硬件是其中一部分,软件是很重要的,比如生活上的便利性,公共交通、公共服务等等,这些需要大幅度提升。
    陈秀山:十几年前我们去搞调研,那时基础设施都是基本生活的需要。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亦庄变化非常明显,很重要的就是它有产业、有人才,它有吸引力。
    主持人:亦庄的发展大家都看得到,和北京城区相比,亦庄在高段配套这块还有自己缺陷的,那这块应该怎么解决?
    周世义:亦庄的商业设施比如沃尔玛会员店就是我们公司招的,物业也是我们的。实际上是随着市场在慢慢推动这个区域的功能完善。开发区管委会从政府层面也非常支持,虽然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们觉得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开发出来。
    陈秀山:因为我们的教育还是以公立教育为主体,教育、医疗、养老这些属于公共范围的,那政府就要有所作为。我一直主张北京要疏解,疏首先是向周边输送,那教育是非常大的问题,然后是医疗,最后是商业服务设施,商业服务设施相对比较容易,因为是市场的,你引进一个沃尔玛或者高端商场,那这个就解决了,企业也可以去办了。但是你要建一个三甲医院这不是企业能办的。
    主持人:之前有消息说亦庄,也可以说是大兴,要做电子商务中心区,您认为亦庄竞争优势在哪儿?
    陈秀山:电子商务本身这个产业也面临着一些变化,原来主要是对消费端的,现在电子商务网络化进入到企业生产过程,实体经济网络化问题,而亦庄集中了大量企业,又有很好的基础。既然有这样的基础,吸引这方面的人才的吸引力是足够的,因为人是随着市场走,哪儿有市场,通俗的说哪能赚钱我就往哪儿去。
    周世义:在亦庄这边有很典型的电子商务企业代表,比如说京东商城、聚美优品、酒仙网等,有些是在我们自己的园区里,已经具备一定的环境和气氛。电子商务更关注的是网络本身的快捷性以及物流配送问题,开发区还是很具备这个条件的。
    主持人:除了物流、环境,还有没有其他的优惠政策?
    周世义:国家有一些优惠政策。在北京开发区,政策上的优惠已经不算太多了,更多的是靠区域本身的吸引力在招商。
主持人:陈教授刚有说京津冀一体化是区域产业的协同合作,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怎么避免政府盲目规划或者市场盲目的开发呢?
    陈秀山:通常来说,盲目开发、盲目规划都是政府短期行为导致的。作为企业来讲,要经过充分的调研和战略把握,该出手时才出手,不会很盲目。过去在这方面有一些教训和失败的案例,都是政府短期行为导致的。所以我强调说,政府作为第一推手也好第二推手也好,要适时退出,让给市场。手别伸的太长,别伸进去就不出来了。这样你在里面的作用反而是负面的。
    周世义:盲目往往是短期利益造成的,短期利益就要快,快就不会是长远打算。这里面政府有一定的责任,某种情况下占的责任比重比较大一些。企业也有这样的问题,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国家整个发展速度非常快,或多或少的,各种各样的企业都带有一定浮躁心态和膨胀心态,那就是快速发展。在快速过程中就容易有盲目。
    主持人:陈教授,你说政府的手不要伸的太长或者说要及时撤出,这是指哪方面?
    陈秀山:比如以开发区为例,开发区整个选址、划定范围、向国家申请开发区的定位、性质或者等级,包括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以及开设便利通道方便企业进入,这都是政府行为。但是开发区一旦运转起来,政府再想强制或者主观的,一定让开发区搞什么产业,不搞什么,什么企业允许进入,什么企业就必须得怎么样,这就不一定合适了。开发区一旦运营起来,政府最终是引导性的,而不是行政强制性的,包括企业的迁移,腾笼换鸟,单纯的靠行政手段也不行,得靠市场的发展。
    主持人:如果政府放松了对这个区域的管控,会不会造成这个区域产业的同业化、无序竞争化?
    陈秀山:市场还是有作用的规律和作用的过程。比如要素成本上升,低端产业你走也得走,不走你生存不下去。
    主持人:京津一体化是大家都很关心的话题,到底什么样的京津冀一体化才是中国发展需要的京津冀一体化呢?
    陈秀山:国家的规划马上要正式出台了,但是规划出台只是政府的一种导向,京津冀一体化至少说在这个范围内,从企业角度看是没有障碍的,运营、生产、迁移、进入的过程是没有障碍的。包括基础设施的一体化、环境一体化、优惠政策一体化、人才流动一体化、金融一体化涉及到各个方面,通讯、交通、教育、医疗等,涉及范围很广。但是所谓一体化过程很大一部分最终还得由市场来决定究竟能不能实现一体化。因为一体化本质上还是市场的一体化,这三地之间的产业形成有机、合理的分工和联系,政府只是为这个做一些必要的硬、软的环境创造,提供一体化的公共服务。从两方面来看都面临很大难题,比如公共服务的一体化,涉及面就广了。比如考学,分是不是可以一致?退休社会保障是不是待遇可以一致?
    周:政府层面一体化难度更大一些,制度是不是可以一体化?政策是不是可以一体化?相应公共服务的一体化,这是更大的问题。比如高考,河北、天津和北京的分还是不一样的,那是不是统一出题、统一考试?这还有一个过程。
    主持人:这三个区域发展的水平是参差不齐的,如果真正要达到一体化,是不是还很难?大概需要多长周期?
    陈秀山:一体化不能理解成均等化、平均化,一体化从企业和产业角度看,哪儿适合什么产业就能去那儿搞。这个地区产业之间是通过产业链形成分工联系,而不是封闭的。不是说亦庄40平方公里圈起来就搞我的,滨海新区多少平方公里封起来我搞自己的,咱俩互相竞争,包括武清,而是大家有一个融合的过程。
    政府尽可能要提供一个无差别或者高效的公共服务,不能有特别的落差。企业可以利用由于区位决定的要素成本的差异,比如武清土地成本不会高过亦庄,河北劳动力的成本不可能高过北京。再比如靠近其他一些资源的地方,资源环境承载力就比较高,适合大规模生产,那可能就把生产环节放在靠近资源环境的区域。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一体的。
 
视频链接地址:
  • http://news.xinhuanet.com/house/bj/2014-07-14/c_1111603366.htm
  •  

     

    (责任编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